您的当前位置是:首页 > 财经快讯

【2020年第10期】财经快讯

发布日期:2020/6/5

建立更高水平市场机制 实现要素全面开放

                      

       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风险挑战。近期中央连续出台的几个文件,特别是《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、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是非常重要的风向标,是中央向全党、全国、全世界宣示中国40多年的改革方向是不变的,而且是坚定不移地推进更高层次的开放。

       中国40多年改革的本质是实现权利的有序开放。中国改革的一个基本特征是中国的转型:一是结构转型,即与世界同步的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;二是体制转型,即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。建立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体制,前提就是对权利进行重构。权利重构,从过程上看是将比较集中的权利安排转向更加多元化的权利安排,从主体上看是将比较单一的经济主体转向多元的经济主体。在整个经济转型即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,正是通过不断的权利有序开放,中国才取得了足够的经济绩效。

    中国改革的方向是要实现进一步的权利开放。十八届三中全会、十九届四中全会以来,中国改革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是体制定型。我们需要有一个相对成型的、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这是改革的基本目标。当前这个目标不但没有变化而且要求更高。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释放的信号非常明确,就是一以贯之地朝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,并提出了更高起点、更高层次、更高目标上推进体制改革。所以改革的定义、改革的方向就是要实现进一步的权利开放,只有通过进一步的权利开放才能形成更加高水平的市场经济体制。

    如何实现更大的权利开放以建立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育新机、开新局,我认为核心是制度的全面安排和部署。

    首先,产权是整个经济体制的基础。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对更公平的产权制度保护进行了阐释,将产权制度作为基础性制度,并对原来在产权制度安排上没有完善的地方做了比较明确的规定,包括以管资本为主的经营性国有资产产权制度、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、民营经济产权制度、农村的产权制度等。文件提出了比较完整的产权制度权利体系设计。现实的难处则在于是否可以真正有效地实施。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在未来制度安排中可能是一件棘手的事情,如产权的归属、利益的分配。农村的产权制度主要包括两个方面:一是农村的土地产权制度;二是中国独特的宅基地制度。农村在计划经济时期,特别是自人民公社以来形成了很大一部分集体资产,改革开放后一些地方也形成了一些集体资产。这种集体产权制度如何安排,涉及到了民法典中明确指出的集体法人。农村村社法人产权的保护、产权制度的安排是非常棘手的,这些也是原来没有明确界定清楚的产权制度。

    其次,要实现权利的开放,核心是更彻底、更完全的要素市场化改革。《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、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》两份文件中,改革的核心实际上是要素市场化改革。改革走到现在,要素市场的改革如果不能取得成功,改革可能停滞不前,甚至可能在一些方面出现倒退。要素市场化改革包括,一是要素市场的完善,方向是包括土地市场、劳动力市场、资本市场和数据要素市场的权利开放。其中,要真正建立城乡统一的土地市场,统一市场建立的核心是农村和城市两个空间用地权利上的平等。我们已经呼吁了多年土地市场、劳动力市场改革,但是如果相关权利问题不解决,要素市场改革就很难推进。基本权利问题没有解决,要素市场是很难发挥作用的。二是要素市场价格形成机制。在要素市场价格形成机制中,土地价格形成机制一定要改变政府独家垄断土地、一个渠道获得土地的方式。只有改变这种方式,土地要素才能够真正实现由市场来决定价格的形成机制。三是要素市场化配置方式,涉及到土地的征地问题。如果继续采取通过征地来配置土地的方式,价格形成机制和土地要素的市场化过程基本上没有办法真正实现。总的来说,下一步改革的核心就是通过要素的市场化实现权利的开放,由市场来决定要素市场的价格,减少政府的干预,由市场来配置土地,减少政府对土地配置的方式。

    再者,对实现更大权利开放所需的制度性权利开放,文件中也有强调,包括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权利开放和对外开放两个方面。对非公有制经济的权利开放,包括营造支持非公有制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制度环境;在要素获取、准入许可、经营运行、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;完善支持非公有制经济进入电力、油气等领域的实施细则和具体办法,大幅放宽服务业领域市场准入,向社会资本释放更大发展空间;支持发展民营银行、社区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等。对外开放方面,实施更大范围、更宽领域、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,包括推动制造业、服务业、农业扩大开放,在更多领域允许外资控股或独资经营,全面取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限制等。此外,从过去主要是商品和要素的开放转向规则、规制、管理标准性的制度开放,包括健全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。对于中国来讲,这次疫情之后的对外开放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一定是制度性的,建立更高水平的市场机制,真正实现要素全面开放。

    中国40多年改革开放的一个非常重要经验在于,改革是一个有序的权利开放过程,有序的权利开放实际上就是讲秩序。同很多实行转型的国家相比,中国在权利的开放过程中保持了制度的有序。从经济学角度而言,如何保证整个中国在新的发展阶段、新的时代建立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?如何形成一个更加完备、更加成熟定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?坚持权利的更大开放,是我们的改革经验,也是我们改革的基本方向。只有坚持权利不断地开放,整个中国高水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才能建成。(来源:证券时报)

 

电子邮箱:xihc@xihc.com.cn  陕ICP备11000290号         西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   版权所有

地 址:西安市高新区科技五路8号数字大厦4层 邮 编:710075   电 话:029-88858820 传 真:029-88858825  

信访举报:(029)88858820-6031   xihcxfjb@126.com